Foreseaz

《论不服从》

Chenxi Zhang, Jul 12, 2020

弗洛姆《论不服从》,“服从人性,心智健全的思考方式和人道社会的目标,不服从各种偶像,人云亦云的常识”。

人类从最初与大自然浑然一体的状态中分离出来,告别了那种动物生存的特性。这时人具备了理性和想象力,意识到自身的孤立和分离,感受到自身的无力和无知以及生死无常。一个人倘使不能与他人建立一种全新关系,以取代之前凭本能调节的关系,便一刻也无法在这种状况下生存。即便所有的胜利需求得以满足,孤独和个体化的状态扔像牢狱般禁锢着人;人必须摆脱这种状态才能维持心智健全。

工作之后,曾经有一段时间有点憧憬离群索居的生活,但也非常清楚自己无法和这种孤独和个体化对抗,不下几个回合就败下阵来的那种。 人必须和其他人产生连结,着是人类维持心智健康的必要条件。同时联想到 Jordan Peterson 所说,关系是非常重要的,两个人的 relationship 可能短期来看,让人失去了各自的完整和自由,长期来说能帮助人规避很多风险,不至于滑向深渊。


十九世纪告诉我们 “上帝死了”;二十世纪告诉我们 “人死了“。 手段成了目的,物质上的生产和消费变成了生活的目标,而生活本身退居从属地位。我们生产出来的物品如人般活灵活现,而生产出来的人却如物品般死气沉沉。人已经将自己转化成了某种用具,顶礼膜拜经自己双手制造的产品。人从自我异化,退化为盲目崇拜。

老生常谈,我们消费的物品如人般活灵活现,iPhone 背后的乔布斯 Jony Ive,某个独立软件,独立游戏背后的制作人,我们热衷于消费这种 “有故事” 的物品。名牌学校,大厂光环,知名学者,人本身也是被消费的物品。人却如物品般死气沉沉,崇拜故事,崇拜品牌,崇拜大牛。而都是韭菜。“使人回到马鞍上”,非常困难,但值得一试再试。


存活是一个不断重生的过程。对我们大部分人来说,生活的悲剧在于我们还没有充分地完成出生这个过程,就以及走到了生命的尽头。出生,这个意义上,不单指离开母亲子宫,膝头,手等等,而是指一个人独立进入“主动”和“创造” 的状态。

消费和创造之前的鸿沟是非常非常非常大的。